楊冪與85花的「四十不惑」

2024年5月15日刊|總第2374期

今年最讓人疑惑的電影圈操作出現了,那就是《沒有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事》(以下簡稱《火鍋》)撤檔轉網大。

這部電影在上映第五天後宣布撤檔,給出的理由是“各種環境因素”造成的排片率低,計劃擇期再映。然而在撤檔之後的第六天,這部院线電影就空降優酷,院线撤檔之後轉網大,會員就可以觀看,甚至連單片付費都不需要,讓花錢买票的觀衆直呼“背刺”。

這波操作中受到很大影響的,除了導演之外,莫過於主演楊冪。今年是她集中出作品的一年,《火鍋》之外,還有諜战劇《哈爾濱一九四四》。這些作品裏楊冪均有所突破,影劇雙轉型也成了今年她傳達給外界最明顯的信號。

業內人士對楊冪的轉型也給予了回應。在央六《今日影評》節目裏,編劇汪海林對於楊冪在近期作品中的演技打分,其中在《火鍋》的表現打7分,《哈爾濱一九四四》中的表現打六分,並強調“她自己跟自己比,其實是進步了”。

展开全文

推出新作,謀求轉型,對以楊冪爲代表的85花來說,已成集體風向。身在局中的演員,不論愿意與否,都要朝着這個方向努力。

影劇全面發力轉型

楊冪表演得失幾何?

前有《哈爾濱一九四四》,後有《火鍋》,一劇一影聯動出了不小的聲量。早在去年年底,楊冪就曾發微博說“2024作品見”,如今算是兌現承諾。從市場反饋來看,這波轉型有得有失。

在《哈爾濱一九四四》中,楊冪搭檔秦昊,在諜战劇中出演了反派女特務關雪。楊冪的演技在關雪身上有明顯提升,這個角色有悲慘的過往,帶着強烈的功利性和急脾氣,比起之前她演過的那些光鮮亮麗的角色,關雪是帶着泥土一路走來的。

導演張黎那種“發飛頁”的拍攝方式,對楊冪來說也是一種顛覆。習慣了演員看過劇本之後的上帝視角,突然改成在有限的信息中去表演,挑战巨大,這讓楊冪的表演風格與過往迥異。只是比起秦昊的收放自如,她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在《火鍋》裏,楊冪飾演的“幺雞”一角,造型和風格都跟以往反差較大。火紅的頭發帶着懸疑風格,加上扮豬喫老虎的僞裝,這樣的角色確實讓人眼前一亮。

“幺雞”在電影裏機智狡猾,但故事的推動全靠對話以及身份的反轉,這種“狼人殺”式的電影在結構上難免頭重腳輕,成片對觀衆來說並不討喜。

跟自己比,楊冪的進步是明顯的。但對於觀衆來說,明顯缺乏耐心等待演員進步,這也是兩部作品口碑並不突出的重要因素。

喜新厭舊是觀衆的天性,自我突破則是演員的本職。出道多年,楊冪的表演已經形成固定模式,轉型的聲音不斷出現,只是緊迫感並不強。畢竟同時在影劇兩端發力,已經不是楊冪頭一次嘗試了。

在2018年,楊冪上半年有都市正劇《談判官》,下半年有電影《寶貝兒》,當時在宣傳上也往轉型、演技等方面靠攏。然而這次影劇雙轉型很不如意,前者豆瓣評分3.5,後者豆瓣評分5.3——轉型了,又沒完全轉。

楊冪童星出道,在一线明星中從業經歷極長,正好趕上了影視行業熱錢湧動的年代。從早期的《小時代》系列到《三生三世十裏桃花》,甚至連《分手大師》這樣質量不高的喜劇片當年都能收獲6.65億元票房,可以說確實喫到了時代紅利。

隨着市場的變化,楊冪的爆款作品變得沒那么多了。最近的幾部作品《謝謝你醫生》和《愛的二八定律》都表現不佳,轉型的緊迫感與日俱增。無論是請表演老師還是放下一番架子出演鑲鑽配角,都能看出這種迫切。

楊冪近年來幾次接受深度專訪,字裏行間的自我叩問、反思、焦慮等情緒,也印證了如今85花的演藝道路,已經不像當年那般輕松。

85花轉型嚴肅題材

古偶仍是舒適區

這幾年影視行業的風向一直在變,一方面是降本增效之風大盛,吹遍產業的上下遊;另一方面則是觀衆審美升級,愈發挑剔。

熱錢變少,內卷加劇,終於卷到了演員的演技上,85花的轉型正是在這樣的趨勢下展开。沒有哪種類型比嚴肅題材更適合展現演員演技,畢竟“現實主義題材是最大的爆款”。

趙麗穎算是85花裏嘗試轉型的代表,這種傾向從《有翡》之後愈發明顯。

嘗試懸疑賽道,主演迷霧劇場的《誰是兇手》,她飾演一位女心理醫生,但角色說服力不夠。

嘗試農村題材,主演鄭曉龍導演的《幸福到萬家》,她飾演新時代的農村女性何幸福。該角色敢想敢爲,在這部劇裏頗有一些《知否》裏明蘭的影子,形象較爲立體。

至於那部助力她拿下白玉蘭提名的《風吹半夏》,則是一部典型的現實主義作品。劇裏趙麗穎塑造一個改革开放初期銳意進取的女企業家,富有時代激情。

在電影《第二十條》裏,趙麗穎飾演了配角郝秀萍,該角色是個啞巴,主要依靠表情和肢體語言來塑造人物。影片上映後獲得了觀衆認可,可見趙麗穎對好角色的渴求超過對番位的執著。

相比趙麗穎轉型的順利,楊冪就相對坎坷一些。

在《寶貝兒》試水嚴肅題材,不惜扮醜,可反饋不佳。在目前拍攝中的電視劇《生萬物》裏,楊冪飾演一位農村女性,這也是對自身以往角色的突破。

更值得一提的是,楊冪還出演了陳可辛的電影《醬園弄》,飾演一位女囚王旭梅。這個角色曾經一度在上海呼風喚雨,然而卷入一樁案件令她身陷囹圄,前後境遇有較大落差,比較考驗演員駕馭角色的本領。

有意思的是,趙麗穎也出演該片,飾演一位作家西林,在原著小說中則是作家蘇青,影迷們比較關心趙麗穎能否詮釋出角色身上的文藝氣質。兩位85花在同一部電影裏狹路相逢,角色都是此前沒有嘗試過的,可以想象待電影上映後的話題度一定不低。

由此可見85花演員在農村、年代、歷史等題材上比較有優勢,成功率相對較高,也是她們轉型時首選的題材。

今年唐嫣也捧出一部爆款年代劇《繁花》,考慮到她上一部作品《燕雲台》的豆瓣評分是4.4,劇版《繁花》無疑算是翻身之作。再加上待播的電影版《繁花》,汪小姐這個角色算是立住了,也讓唐嫣超越了《仙劍三》紫萱的束縛,證明自身戲路的寬廣。

和她們三位相比,產後復出的劉詩詩明顯落後了半個身位。她復工之後的首選是古偶劇《一念關山》,看中的正是85花在古偶領域的國民度和商業價值,以此來收復失地,再合適不過了。

這也是85花整體的現狀。今年趙麗穎也推出了一部《與鳳行》,而待播劇裏還有楊冪的《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唐嫣的《念無雙》等等,可以說古偶領域依舊是85花的天下。

一方面,轉型可以讓演員獲得更優質的資源,爲演藝生涯做長期規劃;另一方面,古偶劇能夠鞏固演員地位和商業價值,是她們不可或缺的基本盤。總而言之,兩條腿走路成了85花的現狀。

從這個角度來看,85花已經拉开距離。趙麗穎目前領先,楊冪稍微落後一些,而劉詩詩和唐嫣則還需更多的努力。決定她們排名的,正是轉型作品的成功與否。

焦慮籠罩85花

這個型非轉不可?

市場的底層邏輯在變,85花的發展方向也在變。市場上產出的作品題材在收窄,女演員的機會分布也在日益固化,這些都倒逼演員轉型。如果以前說轉型只是一種宣傳策略,那么如今轉型則事關演員未來有沒有戲可演。

目前國內市場上偶像劇傾向於找00花、90花來擔任主演,她們一來擁有年齡上的優勢,二來成本也比85花要低,後起之秀不斷蠶食着有限的市場份額。

85花這批演員成名於影視圈泡沫正盛的時代,不缺項目,自然也沒有磨練演技的緊迫感。可是當熱錢不再,各大公司也都开始精打細算起來,演員沒有了價格優勢,倘若再沒有演技傍身,那對未來發展將是大大不利。

看着她們在演藝事業上的動作一個比一個迫切,可見這種焦慮感非常一致。85花作爲一個符號概念,其實不僅局限於楊冪、趙麗穎、唐嫣、劉詩詩等幾位演員,還有其他年齡近似的女演員,她們都要面對同樣的問題。

比如劉亦菲。一度在電影圈打拼,勇闖好萊塢,也拿到過《花木蘭》這樣的頭部項目,近幾年則從銀幕回歸熒屏。靠着挑選劇本的眼光,從《夢華錄》到《去有風的地方》,基本都維持在豆瓣8分劇的水准,重新鞏固了其市場地位。

今年她還有一部待播的《玫瑰的故事》,是根據亦舒小說改編的都市劇,有望在該題材上實現新突破。

比如童瑤。在《三十而已》中,她在都市劇領域开闢了一條道路,又通過《叛逆者》《心居》嘗試諜战、家庭等題材。在今年,通過優酷“白夜劇場”的《微暗之火》,她又在向懸疑領域靠攏。

比如倪妮。電影圈出身的她在轉往熒屏發展後,通過《天盛長歌》《宸汐緣》等古偶仙俠題材的作品積累了人氣。近年來則參演《流金歲月》《西出玉門》這樣偏年輕化的都市、懸疑題材作品。

此外她也沒有放棄在電影領域的發展,2023年其主演的《消失的她》更是取得了35.23億元的票房。

比如穎兒。早年間她主演的《千山暮雪》給觀衆留下了深刻印象,近年來也改變了以往的戲路,謀求轉型。在去年的《不完美受害人》中,穎兒挑战自我,出演了一名家暴受害者,非常具有現實意義,也獲得了較多的正面反饋。

當下的市場邏輯,更傾向於選擇有成功同類前作的演員,演員們努力轉型,實際上是爲以後的發展鋪路。因此她們四處出擊,想要鞏固自己在類型劇中的地位,也就不足爲奇了。

2024年85花們的這波作品熱潮,絕非偶然到來。四十不惑,對於85花而言是必須要面對的問題。都說85花可以考慮往中女市場發展,可問題是哪有那么多的中女角色呢?市場對女演員的包容度遠沒有同齡的男演員高,總在舒適區打轉,可真就成了中老年古偶專業戶了。

在有限選擇裏,要么角色出圈,要么演技過硬。如果無法在市場上確立自身的類型優勢,那么演藝道路恐怕會進一步收窄。

目前來看,這場關於轉型的激烈廝殺還會愈演愈烈。只是,留給85花轉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文| 凌雲

注:全文圖源網絡

-EN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