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歲徐懷鈺被撕下遮羞布,因陪酒門被封殺、和羅志祥“7夜情”的她再難翻身?

最近的演唱會市場是真火熱啊,聽說這周六全國將有47場演唱會,大家有去觀演的計劃嗎?

但數量多了就總有冷門和熱門的差別出現,前不久徐懷鈺的上海演唱會上座率就引起了熱議。售票平台顯示,所有價位只有480的看台票被賣完了,網友曬出的現場圖更是大片空座無人买單,實在是有些悽慘。

後來徐懷鈺自己在演唱會上也調侃了此事,她稱:“其實有點孤單寂寞冷,你們就坐緊一點,沒關系。中間的空都沒有關系,我不太在乎這一點。看到上面全滿有嚇到,整個就很斷層。”

展开全文

同樣是這個年齡層的老牌歌手,鳳凰傳奇、伍佰、張學友的演唱會可是火爆到一票難求,曾紅遍大江南北的徐懷鈺如今人氣卻跌落至此,實在是令人唏噓。

1978年,徐懷鈺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由於是家中長女,年幼的徐懷鈺要承擔家裏所有的家務活,平時只能喫變質的剩飯剩菜,弟弟則獨享全部寵愛。

徐懷鈺的爺爺更是施暴成性,經常毆打徐懷鈺和她媽媽,有次把徐媽媽打得渾身是血,臉上縫了17針。

除此之外,徐懷鈺的爸爸還被爺爺逼着去販毒,最終忍無可忍,在徐懷鈺7歲的時候跳樓自殺。父親去世後,徐懷鈺媽媽帶着她和弟弟妹妹逃離了這個家。

爲了幫媽媽減輕負擔,徐懷鈺13歲時就已經开始打工補貼家用。由於半工半讀耽誤了很多學習時間,徐懷鈺高中補考了7次才順利畢業。

即便生活如此困苦,面對周圍不少富二代提出的包養想法,徐懷鈺都果斷的拒絕了。

命運的轉折出現在1997年。19歲的徐懷鈺正在陽台晾曬衣服,她邊幹活邊哼歌,正巧被住在隔壁的滾石制作人翁孝良助理聽到了,對方覺得她聲音很好聽,於是把她推薦給了翁孝良。

翁孝良第一次見到徐懷鈺就覺得驚爲天人,直接放話“這個女孩一定會紅”。

他的眼光很快得到了證實,籤約滾石後,徐懷鈺憑借一首《我是女生》紅遍大江南北,巔峰時期一張專輯就幫滾石賺到了2個億,直接養活半個公司。

徐懷鈺也因此被評爲“平民天後”,當時還流傳出了“一個徐懷鈺,頂三個蔡依林”的言論,可見她的火爆程度。

緊接着徐懷鈺將事業重心轉向了演戲,當時周星馳還來邀請她出演《新喜劇之王》女主,但徐懷鈺卻因檔期火爆拒絕了。

不過後來她又接到了《天地傳說之美人魚》的邀約,從此开啓霸屏模式。

隨着演藝事業的蒸蒸日上,關於徐懷鈺的耍大牌的黑料也开始傳播。

經紀人姚鳳群曾透露徐懷鈺因爲不喜歡演出服,就拒絕登台表演,吳佩慈也在《康熙來了》中公开吐槽徐懷鈺“耍大牌”、“臉臭”、“擺臉色”,吳宗憲更是評價她“很難溝通”。

與此同時,徐懷鈺的爺爺也在這時候出來火上澆油。他在鏡頭面前大罵徐懷鈺不孝,掙了很多錢但不愿贍養自己,於是關於徐懷鈺“冷血無情”的言論也鋪天蓋地而來。

隨後她的情史也被曝光,分別是與羅志祥和張孝全。據悉,徐懷鈺曾向小S承認,自己確實與張孝全交往過,但分手原因不得而知。

與羅志祥的戀情,她則拒絕回應。然而羅志祥卻直接在《康熙來了》曝光了兩人關系,他表示自己與徐懷鈺相識,是因爲一起上唱歌課,之後留下聯絡方式聯系了七天。

衆所周知羅志祥是娛樂圈出了名的玩咖,徐懷鈺也因此被調侃是羅志祥的“七日女友”,稱她被羅志祥玩夠就扔,兩人的“七夜情”關系更是遭到各種解讀。

而一向走可愛清純路线的徐懷鈺,也因這些傳言而被指人設翻車。面對鋪天蓋地的謾罵,徐懷鈺患上了抑鬱症,還遭到了滾石唱片的雪藏。背負着家庭重擔的她不能沒有工作,於是徐懷鈺果斷選擇與滾石解約,並籤約新公司。

但沒想到的是,這家新公司卻將她推向了另一個深淵。爲了復出,徐懷鈺接受公司的意見,一改往日風格,直接大走性感路线回歸,然而卻反響平平,於是她只好不停地接商演賺錢。

2009年,公司安排她去杭州進行演出,酬勞有十幾萬。徐懷鈺自然心動了,但到了那兒才發現,地址是一家高級酒吧,工作內容也不是正經演出,而是陪大佬喝酒唱歌,徐懷鈺嚇得趕緊逃走。

但回去之後徐懷鈺並沒有深究,還是照常工作。於是公司就變本加厲了,同年五月,徐懷鈺再次被帶到了一家會所,包間裏全是醉醺醺的油膩老板們,一位50歲的中年男子對她放話:“陪我喝完酒,我保證你榮華富貴享不盡。”

徐懷鈺想趕緊逃離現場,卻被死死抓着手,只好被迫在酒瓶上籤名,然後借故離开包廂。

這次,徐懷鈺徹底失去了對公司的信任,她將自己藏了起來,不再完成公司安排的工作。

很快就有新聞報道稱:徐懷鈺“陪酒門”後玩失蹤,公司稱其人間蒸發。最終,公司一紙訴狀將徐懷鈺告上了法庭,索賠1300萬違約金。

爲此徐懷鈺不得不出來澄清,稱公司經常逼迫她應酬陪酒,還向媒體爆料自己遭到了公司老總吳祖望的騷擾。她的現任經紀人也出來發聲:“只差逼她上牀沒講。”

然而這些反抗並沒有什么用,與公司的案件开庭後,徐懷鈺敗訴了,法院判決她賠償200萬違約金。徐懷鈺不服判決又上訴了好幾次,但每次都是敗訴。

那幾年,徐懷鈺失去工作還背上了債務,身上一度窮得只剩下200塊,甚至需要靠跟歌迷借錢維持生活,窮困潦倒只能去縣城走穴。

一直到2022年,徐懷鈺與老東家滾石唱片重歸於好,並參加了《乘風2023》試圖在內地翻紅。原本以爲她能復制王心凌的成功,沒想到卻因爲練習劃水和與賈靜雯“撕逼”被罵上熱搜。

經紀人出來解釋稱,徐懷鈺是因爲商演佔據了太多時間,才導致表現不佳。不解釋還好,解釋完之後,徐懷鈺更是多了一個“圈錢”“愛錢如命”的罵名。

其實看完她的人生經歷,就不難理解爲什么她會這么“愛錢”,但觀衆不是慈善家,沒有義務爲她的不敬業买單。只能說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這位昔日天後想要再翻紅,恐怕很難了。(文/lil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