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比特幣生態(一)

來源:道說區塊鏈

在上周六的推特交流中,無論是在前面的提問回答環節還是後面的現場交流環節都有不少朋友問到了關於比特幣生態應用以及比特幣生態資產的相關問題。

看來比特幣生態發展到現在已經沒有太多人質疑它的意義了。但之所以大家提出了諸多問題我想主要原因恐怕還是因爲在最近這段時間的萎靡行情中,比特幣生態中的資產相對比特幣表現得更加萎靡不振,於是大家會擔心:

比特幣生態還會不會再度興旺?

比特幣生態中的資產還能不能再創輝煌?

......

在交流中,我對這些問題直接給答案的比較多,說思路的比較少。我覺得有必要再用幾篇文章系統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對這些問題的思考邏輯和思路,這樣大家就能理解爲什么我會給出那些答案。

我對比特幣生態的理解其核心是:比特幣生態中的資產(甚至包括比特幣本身)如果在未來還能繼續大步上台階,那最終一定是需要生態應用來支撐的。

而生態應用的發展則必須要有堅實的基礎設施作爲支撐。這個基礎設施必須具備安全、可擴展和高性能。

然後在這個基礎設施之上還要有創新的應用和場景。

當這些要素綜合起來發生作用時,比特幣生態中的各類資產就會水漲船高,更會源源不斷地滋生出新的物種(資產)。

按照這個思路,我們先看比特幣的基礎設施。

從技術上來看,由於比特幣主網在技術上的限制,它在可擴展和高性能上遠遠無法達標。因此它要建立自己的生態,必須要有第二層擴展作爲基礎設施,並在第二層擴展上發展廣泛、復雜的應用和場景。

在這個架構中,比特幣的第二層擴展將是比特幣生態的核心基礎設施,而構建於第二層擴展上的應用和場景則是比特幣生態能否开花結果的關鍵。

但與此同時,同樣是由於比特幣主網在技術上的限制,它的第二層擴展很難像以太坊的第二層擴展那樣依賴主網提供很強的安全保障。我認爲這會限制比特幣生態在應用方面的發展或者說比特幣的生態應用存在一定的上限。

正因爲有這樣的先天不足,比特幣生態要發展起來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創新,走一條以太坊沒有走過的路。

這就是我理解比特幣生態的整體思路和邏輯。也可以把它總結爲三個要點:

創新是靈魂、第二層擴展的基礎、應用是關鍵。

我們先來看創新。

當我們說創新時,我們一定要跳脫當下,拉長視野,設想我們穿越到五年、十年甚至一百年之後,再來回看這段歷史:在這一輪加密生態的發展周期中,到底有什么是值得若幹年後的人們銘記在心和永載史冊的。

我相信一定是橫空出世的BRC-20。

這個協議不僅啓發了比特幣生態後來出現的衆多協議創新(ORC、ARC、STAMP、RGB、RUNE......),更啓發了其它區塊鏈(以太坊、Solana、BNB Chain、......)生態中的協議創新。

盡管後來的諸多協議在創新方面有很多細節都秒殺BRC-20,但它們永遠不是“第一”而是“繼任”。

創新分兩種:一種是顛覆式創新,另一種是改進型創新。

BRC-20再簡陋都是前者,其它的協議再驚豔都只是後者。

它不僅是比特幣生態的創新更是以太坊生態沒有過的創新。

而基於BRC-20誕生的第一個資產就是ORDI,它不僅是這個協議的第一個資產,更是整個加密生態中“公平發射”、“無主代幣”......等一系列概念的第一個落地實踐。

當然,嚴格意義上來講,ORDI也並不是第一個,在它之前還有XCP也實現了這些。但XCP誕生的那個年代,它的受衆實在太小,因此無法在整個生態範圍內引起共鳴和發酵。

是ORDI把“公平發射”、“無主代幣”......這些概念在整個加密生態中徹底帶火並引起共鳴的。

ORDI的這個歷史定位是任何其它協議資產都無法替代的。

所以周六在回答讀者諸如“我如何看符文協議的代幣”等類似問題時,我的答復都很幹脆:對那些代幣就算它們是那些協議中的第一個,它們的地位比起ORDI都相距甚遠。我只會持有空投但不會主動去买它們。

在當下這個萎靡的行情中,我真正愿意花錢主動买,並且認爲風險可控的只有一個:那就是ORDI。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想:假如發生了最極端的狀況,比特幣生態根本沒有發展起來,到頭來其它的資產有可能全部崩盤,但ORDI也一定會被人們記住。

這就是我衡量其它代幣和ORDI基本價值的思路和邏輯。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之目的,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絡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